恒康医疗净利亏14亿下滑799% 阙文彬放弃控制权

发布时间:2019/5/14     查看数:70


  5月14日讯 商誉减值、债务缠身、人事震荡,甚至控股股东的股权也被拍卖,在一系列激进的并购后,留给恒康医疗(002219.sz)的只剩下一地鸡毛。
  4月30日,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公布业绩快报,2018年度,公司净利润亏损14.18亿元,同比下滑799.09%。
  恒康医疗曾多次溢价收购医院,众所周知,医院是属于回报周期长的项目,过高承压会给恒康医疗带来隐患。事实上,2018年的年报也证明了这一点,由于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业绩不理想,恒康医疗计提了3.29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另外,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各项费用的增加也对恒康医疗的业绩形成了拖累。年报显示,各项费用合计达到13亿元,同比上升93.7%。
  在疯狂扩张下,截至今年3月底,恒康医疗的负债已经高达59.89亿元。
  面对这一系列麻烦,实控人阙文彬选择了退出。上个月,阙文彬将其持有的公司5.22亿股股份、2.72亿股股份所对应的投票权分别委托给宋丽华、高洪滨行使,各方已签字生效。目前,宋丽华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的最大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近日,长江商报记者就高额计提减值以及实际控制人变动会对公司的影响等问题致函恒康医疗,但是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净利猛降799%亏损14.18亿
  执掌恒康医疗数年后,因深陷债务危机,阙文彬最终选择离场,而新上任的实控人如何解决恒康医疗当下的业绩困局将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4月30日,恒康医疗发布2018年财报,业绩让人大跌眼镜。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38.38亿元,同比增长12.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18亿元,同比下滑799.09%;扣非净利润为-13.96亿元,同比下降826.17%。基本每股收益为-0.7601元,同比下滑799.26%。
  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669.32万元。董事长王伟薪酬57.35万元,董事、副董事长王成薪酬28.86万元,董事、副总经理宋丽华薪酬21.62万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恒康医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27.11亿元,较上年末下滑35.2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23亿元,较2017年末同比增加355.12%,公司负债合计59.0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超5亿元,但是却产生巨额亏损。对于其中的原因,恒康医疗表示,公司下属企业大多经营正常,现金流量良好,但是本年度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非经营付现因素。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98亿元,同比增加790.8%,还有无形资产摊销和长期待摊费用0.49亿元以及财务费用3.44亿元。
  事实上,各项费用均有大幅增加。年报显示,各项费用合计达到13亿元,同比上升93.7%。其中,销售费用为1.9亿元,同比上升158.6%;管理费用为5.8亿元,同比上升33.4%;财务费用为5.3亿元,同比上升218.4%;研发费用为826.8万元,同比上升1747%。
  此外,恒康医疗同日发布的还有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但是情况仍然不佳,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9.3亿元,同比下滑1.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90万元,同比下滑47.62%。
  其实,不仅是去年的业绩不佳,从近5年的财务数据来看,恒康医疗营业收入都是连续多年增长,但净利润却已经开始呈现疲态。
  2013年,恒康医疗净利润为1.7亿元,增长130.52%。2014年-2016年,恒康医疗净利润增速开始下滑,净利润分别为2.9亿元、4.01亿元、4.62亿元,增速分别为42.16%、38.28%、15.21%。到了2017年,公司净利润近5年来首次出现同比下滑,实现2.03亿元,同比减少49.75%。到了2018年,恒康医疗净利润为-14.18亿元,同比下滑799.09%,让人唏嘘。
  疯狂并购带来60亿巨额债务
  恒康医疗不但经营业绩下滑,债务也高企,问题不少。
  截至今年3月末,恒康医疗的总负债高达59.89亿元。其中长期借款数额约13.95亿元,同比增长177.89%,短期借款达14.11亿元。而其货币资金只有2.38亿元。债务压顶的困境源于疯狂扩张。
  据了解,阙文彬早年做医药销售发迹,后创业成立独一味公司并将其打造成上市公司,后又借壳打造了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阙文彬以两大上市公司为融资平台,广泛涉足医药、矿业、房地产、航空服务等行业。
  此后,便开始了疯狂扩张,2012年以来,恒康医疗总共对22家标的发起收购。根据wind数据,仅2017年,恒康医疗收购行为涉及金额高达24.13亿元。高速并购下,公司的业务重心也由其之前赖以安身立命的“独一味”系列药品转向了医疗服务领域。
  据了解,恒康医疗曾多次溢价收购医院,而医院属于回报周期长的项目,过高承压会给恒康医疗带来隐患。2018年的年报也证明了这一点,由于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业绩不理想,恒康医疗计提了3.29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具体来看,2018年年报显示,恒康医疗的全资子公司四川恒康源药业在报告期、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21亿元、1.44亿元,对于2018年业绩亏损,公司解释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公司库存的主要中药饮片价格下跌所致。
  其实,恒康医疗的债务危机在2017年就已经爆发了,但是恒康医疗还是选择了继续并购之路。不过,到了2018年11月,债务缠身的恒康医疗终于暂停了并购的步伐,宣布终止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
  根据之前发布的公告,恒康医疗拟以现金9亿-9.3亿元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93.52%的股权。对于终止收购原因,恒康医疗称,目前公司负债较多,融资情况不达预期。这次终止收购也导致恒康医疗损失了2000万元的诚意金。
  实控人放弃控制权
  面对这一系列麻烦,阙文彬选择了退出。
  4月15日,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原实控人阙文彬和公司高管宋丽华、高洪滨签署了《投票权委托协议》,阙文彬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5.22亿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宋丽华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
  这次投票权委托完成后,宋丽华将拥有29.49%的投票权,成为恒康医疗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高洪滨将拥有14.57%的投票权,而阙文彬则不再拥有投票权。
  协议规定,阙文彬不可撤销地授权宋丽华、高洪滨作为受托股份*且排他的代理人,委托期限自协议生效之日起一年。在委托期限内,由宋丽华、高洪滨代为行使有关股东权利,但若其严重违反相关监管规定,阙文彬则有权单方撤销委托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因债权债务纠纷,其所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2.57%),已先后被多家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根据已经披露的信息,阙文彬质押恒康医疗的股份所形成的债务本金合计约50亿元,这还不包括阙文彬质押另外一家公司西部资源的股权所形成的债务。而且西部资源的控制权转让事项也在3月20日终止,目前尚无新进展,阙文彬该如何解决巨额债务危机仍然没有答案。
  虽然恒康医疗称2019年是其历经化解债务风险危机、推动重大战略转型、实现集团浴火重生的关键之年,但是目前来看,恒康医疗面临的困境如同冰上舞蹈,一触即碎。

以上所有文章均免费阅读,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不代表本网同意或支持其内容和观点。 

招商热线:010-56157085、010-59467712、010-59467719客服:010-60720865传真:010-6072086524小时热线:13001135398邮箱:yaolutong666@126.com

招商QQ: 招商qq3033723070 3033723070   2097171930   招商qq2819328247 2819328247  招商qq2309401431 1679868954   客服QQ:2636972366  2724393275 ;代理商群:423774738

广生药路通网(www.yaolutong.com  /www.yaolutong.net)Copyright属北京广生长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有

免责声明:广生药路通网只起到信息平台作用,不为交易经过负任何责任,请双方谨慎交易,以确保您的权益。

京ICP备15013112号-1    “广生药路通网”让您的医药招商、医药代理一路畅通